卿壹穷

我见过你们最灿烂的模样 情歌漫长

凡人的情欲是燃花焚笔一场,化成灰终有一散。辜负真心的人是要吞下一千根银针,沉到海底也没有鱼打着灯笼来相认的。所以罗曼蒂克致死也不是爱,那些汹涌的涨潮总会褪去,人类总是比想象中更加蠢笨和容易心烦意乱。那便就这样吧,虽然没有以后了,江南没有尽头的春天终究不会结束的。好,挂了,不说再见。

不能让他一直当神啊,想看他脆弱,看他陷落,看他破碎,看他为了正义放弃正义,为了求爱低下头颅,看他明知泥泞还是漏出雪白脖颈,听见要被抛弃就抓着人不说话,却像小兔子一样红了眼睛。

达摩克利斯之剑

近期看猎罪图鉴,感叹剧作家真是将“沈翊”这个角色塑造的太有血有肉了。他是当之无愧的猎罪天才,天才这个名词本就被冠以“神”的意味,以俯视蝼蚁。这也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--他有“神”格,但他的体内奔涌充斥的却是人性。

他的人性最赤裸的展露是他将自己暴露在胡志峰面前的那一刻。胡打开门看见沈时,沈是在笑着的。这个笑简直让人浑身战栗,那一刻他的手里端着的是地狱。白骨枯萎扭曲,无声嚣叫,而他是地狱门前的守卫,对你招手,说欢迎你进入我的陷阱。

这里有一个很细节且没有明说的心路历程,很细微的一个闸口,通向沈翊这个天才正义背后的人格。他将众人甩在身后,提前带着准备好的“地狱”,向胡志峰细数那些足以让他恐惧和绝...

写在最后

十八岁的风吹到脸上有一种很廉价的味道。就像刚刚在酒桌上,十块钱的青岛灌下去就像水一样,在胃里漂浮一片海洋。

他走着有些儿歪歪斜斜,眼前的电线杆子分化出两根横在路中央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走过去,在路上托着下巴静静思考了一阵,直到思绪被轰然戛止,尚九熙把他推到了人行道内侧护住他。醉鬼把低着的头抬起来,尚九熙专心致志看着前方,却让他莫名起了些恼劲。

于是他很幼稚草率的把尚九熙的头扳过来“尚九熙你看我!”

尚九熙有点儿惊讶,脸上表情控制着还算平静“看着呢,怎么了?”

醉鬼眼里的人间都是最美的吧 何九华一下子顿悟一样明白这话。酒意把全部都褪去了,如果时间能暂停在飘飘欲仙的一瞬间该多好,我...

Q:阿卿妈咪元宵节快乐~

你也快乐哦

阳和启蛰

写点大雪天也能让情人开心的东西

--

何九华推门,短靴撞上门槛发出略微厚重的“咚”。在门口抬脚踏踏,薄薄一层雪被留在了门外。门把手在雪天冻得有些冰凉,风从门缝往里钻,他反手将门带上,稍稍提高自己的音量“我回来了。”

房间里有人低应一声“哎,好。”

何九华抖抖自己的驼色大衣,轻车熟路将它挂在衣架上。房间里空调开的很足,刚从腊九寒天走出来的躯体瞬间感受到小窝的温暖。沙发上的人盘着腿坐,膝盖上放着画面流动的笔记本却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,像是一只在树洞里还没冬眠几天就被叫醒的小熊。

“吵醒你了?”何九华语气温柔,迈开居家毛绒拖鞋坐到他旁边。

“没事儿,本也不是什么睡觉的点儿。哦对了,给你...

关于《荒野刺青》

正好就万乡老师的话 我也打算要把《荒野刺青》的故事全部落幕啦

手里大概还有十本左右的余量 不会溢价也没有二刷 书里包括我明月明合集里的所有文章和几篇未公开

我的联系方式在最后一张图上 想要的宝贝可以直接来加我(想要和我聊天或者分享生活的话我也很欢迎

 因为是现货所以我当天就会发货啦 

顺便邀请大家看看我的漂亮返图们 他们真的很美❗️❗️

也祝愿大家能在2022寻到属于自己的山 因为是你们 以后永远拥有以后 么么么

〖潮青万乡〗

真的很感谢万乡老师愿意将这篇发到lof上来

总感觉我们已然见过上万次面 每每重读 就好似重新被爱了一遍

抚我:

我突然决定发出来 @卿壹穷 



*虚构故事


*天下不动情,情在沈潮青


 



#


万乡:


展信安


如今见人如朝花夕拾之时刻方明白,爱意都是不过如此。


有些故事只有两个人懂最好。


沈潮青


#



一.陪我看月亮,陪我逃跑


沈潮青和万乡见了一面,在晨昏颠倒的七...

山之子

然后然后,他就看见格聂神山下踱步着一只漂亮的小马驹。雪白的皮肤和花花绿绿的辔头和马鞍,驼起一连翘的藏灵。马儿有一双清澈的眼睛,也被泉水流淌着洗涤过,像卧在神明脚下谦卑的睡莲花,温润流淌着安静的吉祥。他抚摸了它的鬃毛,在它温柔的顺从里感受到一股生于混沌 平静而圣洁的力量,与脚下的山野融为一体,他,他们,这山,初生稚子脆弱的雏型,一个包裹新生希望的青色卵子,赤裸一片开出野花。

你是自由的。他的心呢喃。马儿嘶鸣,他抬头看见与马儿流转着相同眼波的饮马人。眼前山愈发绵远,天空中飘落一座城市,降落摇身变成未曾见过的山峰。脚下蔓延出岁月的坛城,少年的不死不灭全部写在城里的墙壁上面,与传唱千年的歌...

他很美,今天我这么说,明天也是一样。他是秋天夜里保留照拂的春天,是吹着明月熄灭的晚风,他可以是山是水,是烧烤摊子羊肉串冒的烟,是小白兔子的红眼睛,是草原上蹦跳的花和草,今夜哭泣,明早继续舞蹈。他是诗人心脏呼吸滚烫生长的狗尾巴草,柔软 刺喇,却也可以在路边谦卑地低下头顶微笑。

其实冬日也没那么坏吧 我说 虽说冬天似乎总是预料着感伤别离 可是谁说别离总是不如意呢。江湖之大 他人换一个活法奔赴美好前程罢。他走时候总要挥挥衣袖与你说 春暖花开时候我们再见。

我爱困顿 我爱初雪 我爱驼色的厚重大衣 我爱他湿透的...

© 卿壹穷 / Powered by LOFTER